鬼吹灯 > 限制级幻想入侵中 > 13.要学会对这样的叶阿姨说不

13.要学会对这样的叶阿姨说不

    因为昨天没有睡好,早上早起后叶诗语又补了一个回笼觉,等到起来时已经快中午,颜欢也早就回来了。

    “诗语,你起了啊。”

    “哎呦,诗语,你快来尝尝你弟弟做的这个焦糖布丁,挺好吃的。”

    刚刚下来,叶诗语便看见餐桌上叶澜和陈姨面前的盘子上各放了一小块金黄色布丁。

    布丁表面光滑,焦糖的颜色点缀得正好,一点点香草精油的味道弥散,卖相极好,显得格外有格调。

    陈姨正在邀请她下来品尝,而叶澜正拿着手机对盘子上的布丁拍照。

    叶诗语走了下来,抬头看向厨房,便看见颜欢刚刚将围裙取下,挂在了挂钩上。

    随后他端着另外一盘布丁走了出来,对着自己笑道,

    “诗语姐,给你准备的布丁。正好家里有模具和材料,所以说做给你们尝一尝。”

    “......”

    家里...

    听着对方话语中好像已经将这里当作自己家的话语,叶诗语又看向他的手中,却见他还端着写了自己名字的黑色瓷器。

    眉宇间不自觉地悬挂了冷气,但身后叶澜的声音却适时地传来,

    “诗语?”

    “...谢谢。”

    冷气并未消失,只是一点点回收入她眼眸。

    她的表情恢复如常,随后点了点头,接过了颜欢递来的布丁。

    入座后,给布丁拍完照的叶澜品尝了一口,那甜味拿捏得恰到好处,让她发出了满足的声音。

    转头对颜欢问道,

    “嗯,味道真不错。小欢你自己还做会做甜点吃呀?”

    “没有,我在打工的地方学的。那地是个酒吧,也会买甜点之类的小食,炸点薯条做个布丁的还不在话下。”

    “酒吧啊,那环境一定很乱吧?”

    叶澜皱起了眉头,对那种地方有一种奇怪的偏见,但颜欢很快微笑解释道,

    “是一家有歌手驻唱的小酒馆而已,不会有奇怪的人去的,同事都很关照我,而且工资算是很高了。”

    “这样啊,真是辛苦你了,小欢...”

    听到工资这事,叶澜脸上露出了理解的神色。

    是啊,他一个高中生为了生活费学费还能有什么选择,有兼职做还管什么环境、辛不辛苦?

    叶澜以为颜欢是为了钱没办法,实际上有一点误会,童姐的酒馆真的挺正经的。

    听着母亲和颜欢的交谈,那默默拿起勺子的叶诗语眼眸中的幽暗愈发浓郁。

    颜欢表现得越是殷勤,她对颜欢就越厌恶。

    她象征性地吃了一口布丁,明明做得十分好吃的布丁此刻在她口中却如啮檗吞针。

    叶诗语的目光一直若有若无地扫过他与叶澜说说笑笑,甚至连脸上如面具一样的面无表情都快遮盖不住她的阴暗了。

    而颜欢微不可察地瞥了她一眼,知晓修改器存在的他甚至比叶澜都更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

    但他却依旧在和叶澜交谈,流利应对她的所有询问、关心,甚至还能更进一步地将她给逗笑。

    说着说着,他主动提了一个问题。

    “对了,诗语姐有在校务系统里选课吗?”

    “选课?”

    叶澜瞥了一眼旁边的叶诗语,疑惑道,

    “你们学校还要选课吗?不是大家一起上一样的吗?”

    “啊,龙国是这样,但这边的话除了五节必修课之外还会选四节选修课的,一般是在下午,可以和不同年级、班级的人上。”

    “赫密斯校长好像没有通知我们?”

    “因为到时候也可以亲自去学校的教务处申请加课,那时教务处的老师会详细解释每节课的内容,网络选课就看不到这些,所以赫密斯校长才没有提前通知网络选课吧。”

    颜欢微笑着对叶澜说道,

    “但是我对学校内的课程比较了解,可以给阿姨和诗语姐讲解,现在选也可以。”

    “这样啊...那诗语,你去把妈妈的电脑拿下来,让小欢帮你一起选课怎么样?妈妈也看一下这边高中是怎么选课的。”

    叶诗语停止用勺子当刀刃狠狠剜布丁的肉,点了点头站起身子来上了楼。

    就在她离开的时候,陈姨说要去准备中午的午饭,颜欢说要帮忙的声音又传来。

    “不用,你就在这里和小姐、诗语她们选课哈。小欢你做这么好吃的布丁,陈姨也给你再露两手,想吃什么菜?”

    “真的嘛,那我要吃排骨,刚刚在冰箱里看到了。”

    “嘿,这都给你发现了?行,待会陈姨就给你们做哈。”

    “哎呀,小欢,坐,你说一下你们学校的课是什么情况?”

    “是这样的,阿姨...”

    听着他们的交谈,楼梯上,叶诗语上楼的步伐一点点变慢。

    和睦热闹的气氛也许比自己在家时要更好吧?

    毕竟她又不怎么爱说话,平时更多时候都是在屋子里摆弄自己的人偶,因而家里的氛围一直都不冷不热...

    或者说,其实他才更适合成为这个家庭的一份子,所以才会这样让母亲的目光都放在他的身上。

    “......”

    不知为何,明明只是一部虚构的电影,她此刻却与主角那样感同身受。

    所以,那原本只是想要将他赶走的愿望发生一点点偏移...

    也是很正常的吧?

    她捏着手机,默默上了楼,很快消失在了二楼向三楼的旋转阶梯上。

    ......

    ......

    中午吃了饭,下午休息了一会,颜欢在电脑前帮叶诗语打开了远月的选课网站。

    登陆了赫密斯校长给叶澜的账号,帮她检索起了能上的课程。

    全程基本上都是颜欢和叶澜在沟通,虽然一直在问叶诗语,但她基本上都是在重复一样的操作。

    思考,点头,“我没意见”。

    搞得像是颜欢在选课一样。

    好不容易选完了四门选修课,其中一门“手工实践课”和颜欢上的还是同一门。

    叶澜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下午两点,她刚想说一些什么,厨房里的陈姨便探出头来对叶澜说道,

    “小姐,家里的菜有点缺了,这附近买菜的地方有点远,你能开车带我去不?”

    “我下午准备带这两个小家伙出去看个电影在外面吃,我把另一把车钥匙给你吧。”

    原来叶澜是有车的,那为什么昨天还要司机接送?

    “哎呦,算了,我麟门的驾照也还没弄,而且车开得比你还差。要是我上路少不得也要扣很多分咧,等之后我坐车过去买吧...就是你们晚上不在家吃饭,这排骨咋弄...”

    说着,陈姨又走回了厨房。

    原来叶澜是个本本族。

    叶澜的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瞥了一眼旁边的颜欢,问道,

    “小欢、诗语,待会我们去看电影哈,你们找一找有什么想看的?”

    “...我都可以。”

    叶诗语如此说,但实际上她没什么去看的意愿。

    平时她就很少看电影,对这些不怎么感兴趣,昨天能看下去实在是因为那故事感同身受。

    不过母亲说要去看,那要去也可以。

    颜欢则瞥了一眼叶诗语,微笑着提议道,

    “阿姨,不然咱们去超市转一转算了,能帮陈姨买点菜,晚上在家吃就好。”

    “真懂事...”

    叶澜掩嘴一笑,摸了摸他的脑袋,却突然话锋一转,

    “不过我看你就是想吃排骨了,是不是?”

    “主要是怕浪费,阿姨,和排骨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

    “哈哈哈...”

    叶澜又被逗笑了,她看向旁边的叶诗语,问道,

    “诗语觉得呢?你想看电影吗?”

    “我都可以。”

    叶诗语再一次面无表情地看向眼前的颜欢。

    感受到那如看死物一样的视线,颜欢装作看不见,脸上的笑容愈发明媚。

    锁门一定是不顶用了...

    他如此想。

    而叶澜也变了主意,对厨房问道,

    “陈姨,要买什么菜,待会我们就去帮你买来...”

    “不看电影啦?”

    “哈哈,小欢爱吃你做的排骨。”

    “哎呦,看来麟门是真的没好吃的,给孩子饿坏了。”

    “哈哈哈...快点啦,要买什么菜,我们待会就出发了。”

    陈姨报完菜名,叶澜便拿了车钥匙,带着颜欢与叶诗语去了外面的车库。

    车库打开,里面停着一辆极其便宜的迷你电车。

    就比剁椒鱼头大点。

    颜欢看了一眼这小巧便宜的车,又看了一眼身边兴致勃勃的叶澜。

    你一个身家夸张的麟门总裁就开这个?

    颜欢愣愣地跟着叶诗语上了车,坐后座,刚上车,叶诗语就系上了安全带。

    就在颜欢摸不着头脑的时候,电车已经发动,

    “准备出发了啊。”

    然后,整个车突然开始后退,一头栽到了车库的墙壁上,发出了一声脆响。

    “咚!”

    颜欢一个摇摆,又靠在了身后的座椅上。

    而身边的叶诗语,风雨不动安如山,似乎早已习以为常。

    “......”

    他好像知道为什么叶总裁的座驾是这种很便宜的车了。

    叶澜满脸歉意地转过头来,对颜欢说道,

    “抱歉,弄错档了,现在好了,马上出发哈。”

    “好嘞,阿姨。”

    颜欢默默系上了安全带,脸上的笑容有一点勉强。

    ......

    ......

    “哈哈哈,小姐,你快给小欢给吓死了。”

    晚餐的餐桌上,陈姨给其他人倒了饮料,看着颜欢那一脸心有余悸的模样,给她看乐了。

    叶澜撅起了嘴,也有点郁闷,

    “已经比以前开得好多了,除了在车库里不小心摁了倒档,其余应该都还可以啊...”

    是啊,排除掉各种漂移、零帧变道、不规则变速、生死竞速,其余真的都还可以。

    就是坐得有点想吐。

    尤其是电车加速减速来得又迅猛,总之,真的成功把颜欢这个从不晕车的人给弄得晕车了。

    而现在,他苍白着脸,还笑着对叶澜安慰道,

    “霉逝的,阿姨。”

    看着他勉强无比的笑,陈姨也被成功逗乐。

    “哈哈哈哈...”

    “来,给你吃排骨,堵住你的嘴。”

    叶澜给颜欢夹了一块排骨,随后又给叶诗语夹了一块,于是饭桌内外都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唯独旁边的叶诗语一直一言不发,颜欢便主动对她道,

    “对比起来,诗语姐真的很厉害,竟然一点都不怕...”

    “......”

    没有回复,叶澜笑着补上话的缺口,

    “姐姐最体贴我了,哪像小欢。”

    “诗语是坐习惯了,以前还不是坐得头晕。”

    “......”

    依旧没有回复,而一顿饭便在这时续时断的交谈之中结束。

    “陈姨,我来帮你吧。”

    这回颜欢率先站起了身子去帮陈姨处理餐桌,而叶澜捧着自己的下巴,笑着看他的背影。

    停顿片刻后,她转身去到客厅的一个柜子前,翻找起了什么东西。

    那柜子里全是各种相册。

    看见这一幕,叶诗语心中明了。

    想必,那个时刻很快就会来临了。

    那些相册里有很多以前的照片,当然也包括颜欢的父母的。

    周五时颜欢说过要在这待一个周末,现在气氛良好,他这一天也几乎快要与这个家融为一体了。

    妈妈只需要谈论一些过去,他便能顺理成章地在这里留下...

    “妈妈,我上去做衣服了。”

    想到此处,叶诗语面无表情地站起了身子来,如此说道。

    “好,你去吧。”

    叶澜还在翻找相册,而叶诗语带着阴影转身离开,上了楼。

    “...找到了。”

    叶澜很快找到了一本相册,于是取出,坐回了客厅的沙发处。

    颜欢在厨房忙了许久,这才洗净了手,端着两碗他刚做的双皮奶走出来。

    看到客厅中只坐着叶澜,他问道,

    “阿姨,诗语姐呢,我给你和她做了饭后甜点...”

    “她上去做衣服了...”

    叶澜笑眯眯地如此说道,旋即对他招了招手,

    “快过来,小欢,我给你看一点东西。”

    “好嘞,阿姨。”

    将双皮奶放在了茶几上,颜欢坐到了叶澜的身边,看着她将手中厚重的相册翻开,显露出其中陈列的一张张照片。

    她的手指挪动,停留在了一张两位年轻女性的合照上。

    合照中,短发、笑容有一些局促的叶澜站在一位长发飘飘、满脸阳光笑容的女性身边,那女性大大咧咧地对着镜头比了一个耶。

    只是看着那站在叶澜身边的美丽女孩,颜欢眼眸就微微一动。

    那位女孩的眉眼和自己真的长得非常像,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

    那么,她的身份颜欢心中也明悟了。

    “看吧,小欢,这就是你妈妈,王羽璐,我的大学同学。”

    叶澜微微一笑,手指顺着一张张照片挪动,对着旁边怔愣的颜欢接着说道,

    “刚上大学的时候,家里的事业处于低谷期,条件很艰苦。别看我现在这么光鲜亮丽,二十几年前你阿姨在大学里穷到只能勉强温饱...”

    照片中,叶澜有一些衣服的型号明显对不上她的体型,显得大了一些。

    “可年轻人,哪里是只埋头读书就能满足的,总要娱乐、外出社交的。

    “但我没钱买衣服,带去大学的都是我姐姐大一号的。穿出去别说别人怎么想,就连我自己看着都觉得自卑。

    “衣服都这样,更别说其他的,化妆品、吃的零食、电子产品,我什么都没有...”

    每一张照片,站在叶澜身边的那女孩都是满脸笑容,要么对镜头比一个手势,要么就摆一些搞怪的动作。

    仅仅从照片都能看出来,那是一个非常阳光的女性。

    “那个时候,你妈妈是我舍友。

    “她看我没衣服穿出去就把她型号差不多的借我;要出去约会、要出去面试,没有化妆品,她就把她化妆品给我用;教我护肤,带我出去运动,一起自习,介绍我认识更多的朋友...

    “你爸爸和妈妈就是那时认识的。喏,这个就是你爸爸,你爸妈当时是文学院里的神仙眷侣。”

    一张照片中,叶澜、王羽璐以及另外一位戴着眼镜的帅气男人同时看向镜头,似乎是在餐桌上,身后还有一些其他同学在。

    “你的妈妈是一个非常善良、非常真诚的人,如果没有她,阿姨本科研究生六年指不定要出什么心理问题。

    “她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直到研究生毕业,她和你爸爸选择来麟门发展。他们满世界飞,手机经常都不在服务区;而我呢,因为失败的婚姻,因为家里的企业,忙得团团转。

    “这么多年,我偶尔发短信去问候,却始终没有回复。我以为是他们太忙了,谁知道...”

    说着说着,叶澜的眼圈渐红。

    相册翻了页,她却不敢再看,似乎是怕再看见颜欢母亲的脸就落泪。

    颜欢体贴地为她抽了纸巾,递到了她的手边。

    而相册上,一张颜欢母亲满脸笑容地凑到婴儿床边上的照片吸引了颜欢的注意力。

    婴儿床上,他看到了还是婴儿的叶诗语伸出小小的手攥住了王羽璐小拇指,而王羽璐满脸笑容与惊讶。

    相册下还写着,

    “诗语和她干妈的第一次见面。”

    看着那照片下的注释,颜欢的眼瞳微缩,而旁边的叶澜看到这张照片后也笑了起来,

    “我和你妈妈约好的,彼此当彼此孩子的干妈,我也一直是这么给诗语说的...所以,小欢,希望你能理解一下阿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这么失态...可能还有一些太着急了,表现得太亲昵,让你觉得很不自然...

    “我只是...呜呜,看到你的名字都忍不住...她一直说,要是有了孩子就给他取这个名字,因为她很爱笑,说什么...孩子也一定很爱笑...”

    颜欢又抽了一张纸递过去,但叶澜甚至已经到了没有察觉的地步。

    于是,他只能有些冒犯地亲自为她擦拭眼泪,

    “叶阿姨...”

    但叶澜却轻轻握住了颜欢伸来的手,她看着眼前的颜欢,轻声问道,

    “所以,小欢,留下来好吗?就住在阿姨家里,我会把你当成亲生孩子看待,代替你妈妈好好照顾你的,好吗?”

    “......”

    看着眼前双眼含泪、满怀热切的叶澜,颜欢张了张嘴,一股不知名的情绪充斥了他的心脏。

    这是一个于情于理都无法拒绝的提议,两天下来,几乎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可能先前颜欢已经从“理性”的角度去考虑过了,叶氏国际麟门总裁的含金量不用多说。

    这种从天而降的贵人,说实在的,就算再如何愚蠢都能理解到“答应”这个来得轻易的回答的珍重。

    可刚刚叶澜所说的一切,都是从“情感”的角度上出发的。

    没有什么狗血的三角恋,没有什么戏剧性的爱恨情仇。

    只是窘迫时的雪中送炭,只是长久的朝夕相处。

    可是,当她回顾了一切过往,彻彻底底地她们之间的珍贵感情展示给颜欢看之后,哪怕颜欢是一个孤儿穿越者,恐怕也难免动容。

    正是因为体会到了叶澜情感的真挚,此刻他才陷入了犹豫。

    感受到了颜欢的踟蹰,眼角带泪的叶澜嘴巴又开始不受控制地向下撇。

    那副模样,带着如洪流一样的情感冲向颜欢,让人凭空觉得,拒绝之语是这个世界上不可饶恕的重罪。

    “阿姨...”

    而颜欢,他的眼眸一点点下垂,避开她如此面容。

    沉默片刻后,他苦笑着说道,

    “我不能留下来。”

    闻言,叶澜有些难以置信,她眨了眨眼,连忙追问道,

    “为什么?阿姨让你觉得很难相处吗?”

    “当然不是。”

    “那是姐姐?她只是太少与别人相处了,本质上不是什么坏人,我相信如果有小欢在的话她也会慢慢变得开朗的。”

    “也不是姐姐的原因,阿姨,我从未这样想过。”

    “那是为什么?阿姨有很多钱,能帮你解决很多问题。就算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只要说出来就好啊...”

    眼前叶澜的表情愈发不解,那抹委屈、悲伤的神情愈发满溢。

    她就这样看着颜欢的眼睛,追逐着他逃避的眼神,直到死角。

    果然...

    逃避是逃避不开的啊,颜欢...

    要怪就怪那些该死的修改器吧,叶阿姨,让我不得不这样操作。

    颜欢保持着微笑,眼眸终于一点点抬起,与叶澜的眸子直直对视。

    他的眼中看不出厌恶,只是语气那样坚定。

    时间是周日晚上七点半,地点是京合区叶澜的豪宅内。

    颜欢看着眼前的叶澜,也同样真诚地说道,

    “抱歉,叶阿姨...

    “我不能留在这里,我要回到南区去。”

    http://www.cxbz958.cc/xianzhijihuanxiangruqinzhong/431238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c。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