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明星村 > 010 怎么办

010 怎么办

    景升妈端着饭,正要进陆景升的房,陆景升的门突然打开了,吓得景升妈差点打掉手里的饭碗。

    陆景升瘦得下巴都尖了,眼睛红红的,看得景升妈心都疼碎了。

    “景升,你起来了?我还想把饭端到房里给你吃呢。”

    “我不吃。”

    陆景升越过景升妈,走下楼,从家里走了出去。

    景升妈赶紧穿过卧室,走去阳台,看到陆景升的背影已经消失在街道拐角。

    景升妈不知道陆景升要去哪里,也不敢问,忙喊了陆景瑟去找她哥。

    陆景升是要去卫七巧家里找梅骨。

    景升妈找梅骨商量无果,陆景升只能自己出马,去求梅骨不要离婚。

    卫七巧远远就看了陆景升,立马把自家房门锁了。

    陆景升就站在卫七巧门外,扯着嗓子喊:“老婆!老婆!”引得左邻右舍都来围观,甚至有人帮着喊卫七巧开门。

    卫七巧听见门口的喧哗声,气不打一处来,打开门冲众人骂:“你们那么稀罕陆景升当女婿,就把你们自家的女儿嫁给他好了。”

    邻居们被卫七巧这么一讥讽,都觉得没意思,悻悻然退到一边去。

    陆景升拔腿就要往卫七巧屋子里闯,卫七巧眼疾手快拦在门口,大声嚷嚷起来:“陆景升,你什么脸上我的家门?”

    “我找梅骨。”

    “梅骨不在家。”

    陆景升不信:“梅骨是我老婆,我来叫我老婆回家,天经地义。”

    “梅骨已经要和你离婚了,你从我家里滚出去!”

    卫七巧一个猛子,竟将陆景升推了个趔趄,卫七巧愣住了,这才发现陆景升清瘦了不少,憔悴了不少。

    看起来离婚这件事对他打击很大,卫七巧莫名心里爽,想当初他把梅骨娶走,她也是这么吃不下睡不着,心跟油烫一样受煎熬的。

    现在轮到这小子了,真是现世报啊!

    “我不会同意离婚的。”陆景升说这句话的时候,竟然可怜巴巴,和往常那个在卫七巧跟前颐指气使的陆景升判若两人。

    卫七巧突然觉得陆景升也挺可怜的,放软了声音说道:“景升,你配不上梅骨,如果是香香嫁给你,我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

    这话,卫七巧从前对梅骨也说过,且是当着次女梅香香的面说的。

    在卫七巧心目中,三个孩子被分成了三等,梅学文是个男孩,肯定排一等,梅骨若是男孩,必是排到梅学文前面的,可惜梅骨是女孩,只能排在梅学文后面。

    反正不管姐姐和弟弟如何排序,梅香香都只能排第三。

    “你的意思是如果梅骨和我离婚了,你就把香香嫁给我?”

    卫七巧:“……”

    “那你告诉我,梅骨在哪里,我得先和梅骨谈谈。”

    梅骨就在楼上,已经听到楼下的喧哗声,但是不想下楼面对两大“巨头”。有卫七巧在,她和陆景升是不可能谈出子丑寅卯来的。

    “明天到学校找我。”

    梅骨往陆景升的手机上发了条短信。

    陆景升终于离开了。

    看客们也都散去。

    卫七巧转身进屋,见梅骨已经坐在饭桌上吃饭,便问道:“你这次是真的要和陆景升离婚吧?”

    “嗯。”

    “你这次回来,工资卡带回来了吗?嫁到陆家三年,工资也攒了好几万了吧?不能被陆家人霸占了去,一定要带回来。”

    梅骨没有吭声,如果卫七巧知道,她这三年工资卡实际都在陆景升手里,非当场撕了她不可。

    当初卫七巧要了陆景升高额彩礼,梅骨嫁过去后,陆景瑟当着梅骨的面酸溜溜拿彩礼说事以外,陆景升喝醉了,也要指着梅骨的鼻子骂她是被卫七巧卖掉的一头猪。

    梅骨太善良也太单纯,天生就不是当坏人的料,受不了陆家兄妹的阴阳怪气,便把工资给了陆景升,希望偿还那一笔高额彩礼,好让自己在陆家昂首挺胸做人。

    然而并没有。

    陆景升拿着她的工资,还是觉得她亏欠他,陆景瑟还认为她嫁给陆景升,工资就是婚后财产,她哥本来就有份儿得到。

    梅骨失策,既失去工资卡的掌握权,也得不到应有的尊重。

    既然要和陆景升离婚,工资卡大概率是要不回来的,要不回来就要不回来吧,横竖去信用社把工资卡挂失了,再办一张卡,去乡里小学找会计重新登记一下卡号。

    过去三年的工资要不回来,该如何向卫七巧交代,倒是个大问题。

    梅骨想得头痛,吃了饭草草睡下,第二天早早去学校上课。

    课还没上完,就看到陆景升等在操场上了。

    不过,这次,陆景升倒是很有礼貌,没有打扰梅骨上课,也不像过去那样摆臭脸,笑容满面和学校里每个老师打招呼。

    梅骨终于上完课,将陆景升带出了学校,带去学校附近的小池塘边。

    “跟我回家吧,梅骨,”陆景升笑眯眯地说,从未有过的温柔,“还生我气呢。”

    梅骨看着陆景升的笑脸,有一瞬的恍惚。

    “我改还不行吗?”陆景升来拉梅骨的手。

    梅骨后退了一步。

    陆景升愣了愣。

    “我们选一个日子去把离婚证办了吧。”

    “我说了我不想离婚。”

    “我想。你有什么条件,说说看,能力范围之内的,我尽量满足你。”

    “你要离婚可以,你妈当初要了我多少彩礼钱,你十倍还给我。”

    “那我们只好法庭见了。”

    梅骨说完要走,陆景升一把拉住她:“梅骨,娶你是我一生的理想。”

    就是这句话,当初就是这句话骗了她。

    梅骨只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挣脱陆景升,就弯身在小池塘边吐了起来。

    ……

    ……

    这个孩子,来得如此不是时候。

    “表姐,怀上一个孩子太不容易了,你不能打掉这个孩子。”对于一个不孕不育患者,卫青做梦都想对着小池塘干呕一次。

    “表姐,你别离婚了,孩子需要一个完整的家。”

    卫青的劝解是发自肺腑的,真诚的。

    梅骨需要一个人安静一下,捋一捋思绪。

    结婚三年,她都没有怀上,偏偏在闹离婚的时候怀上孩子,难道老天爷也不希望她离婚吗?

    已经入冬,北风在永和村里呼呼刮着。

    梅骨的肚子在大衣底下依然扁平,还没有两个月,要拿掉,完全来得及。

    可是梅骨犹疑着。

    她的手抚在她的小腹,虽然隔着大衣,但作为母亲,她已经从心里感受到那里已经孕育了一个小生命,和她血脉相连的小生命。

    梅骨不想回家面对卫七巧,也不能回陆家去,下班了依然留在学校。

    张丽丽看到她,了解地冲她招手,把校长室的钥匙给她,告诉她校长室小门后面就是自己的宿舍,梅骨可以睡在那里。

    “我可以用一下师姐的电脑吗?”

    “当然可以,随便用。”

    张丽丽说着,把校长室的门带上,回城去了。

    明天就是周末,她要回城和老公、孩子团聚。

    看着张丽丽归心似箭的样子,梅骨不免有些心酸:像张丽丽这样的女孩子,当姑娘时有父母的疼爱,嫁人了有老公的疼爱,不管人生什么阶段都有温暖的家,为什么人比人,差这么多?

    梅骨关了校长室的门,坐到办公桌后,打开了张丽丽的办公电脑。

    梅骨有很多年很多年没有写过什么文字了,也许是师范毕业回乡后,一直帮着卫七巧忙农活,也许是嫁给陆景升后……

    “很多当作家的女人,婚姻都不幸福。”陆景升曾对梅骨这样说过,像给梅骨施了一道魔法一般,让她生活多痛苦都不敢轻易在文字中寄情与倾诉。

    今夜,校园安静,夕阳西沉,玉兔东升,梅骨突然有满腔想要说的话,对谁说都不合适,只能对自己说了。

    梅骨打开电脑网页,那不知注册了多久的博客,都已经长草了。

    这样也好,这样就能让她找到一个悄悄倾诉的角落,不被人察觉和关注,好让她肆意痛哭一般。

    梅骨啊,梅骨啊,你该怎么办啊?

    梅骨在博客上打下了这些字。

    http://www.cxbz958.cc/mingxingcun/431290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c。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