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明星村 > 009 故人

009 故人

    市里赛课在即,张丽丽帮着梅骨磨了几次课,每次都让学校语文科的老师集体旁听。

    农村校的老师们比不得城里龙头小学老师们有干劲,少不得有怨言。张丽丽也不理会大家的埋怨,一声令下,大家只能到场。

    梅骨为了备课,看多了全国名师的视频,走上讲台很有些大将风范,课设计得也很有意思,《普罗米修斯盗火》本就是篇带有些悲情色彩的故事,普罗米修斯为了人类盗取天帝的火种,结果被天帝惩罚,绑在悬崖上,每日被秃鹫啄食肝脏,等肝脏自动长好,又继续接受秃鹫的酷刑。

    这种痛苦周而复始,绵绵无绝期。

    梅骨被普罗米修斯的命运深深打动,课上得十分动情,孩子们也跟着哭了个稀里哗啦,这不像一堂课,倒像话剧舞台上一场表演。

    永和村里的老师们从没看过这样上课的,都被梅骨的课吸引了,再加上张丽丽校长满嘴又有深度又权威的点评,彻底把老师们震慑住。

    犹如井底之蛙跳出了井口,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原来天不是只有井口那小方,而是那么大……

    他们虽然还无法上台上出梅骨那样的课,但对梅骨多了折服和祝福。

    梅骨也不负众望,去市里赛课,一举抱回了一等奖第一名的荣誉,虽然是和市里实验小学的选手并列第一,但梅骨的名字排在了前面,这意味着梅骨是实至名归的第一名。

    乡里小学已经参加过无数次这样的市级赛课,每次都是陪跑,拿个类似鼓励的“二等奖”,且排名都在倒数,这次一举夺魁,大有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意思。

    乡里校长大摆庆功宴,款待梅骨和张丽丽。

    张丽丽不但业务能力强,酒量也强,几圈下来,男人们都高了,她还稳如泰山,还能送梅骨回家。

    站在永和小区门口,看着小区内的灯火阑珊,小洋楼一幢连接一幢,哪里是僻远的乡村风景,和城里的开发小区也没啥区别了。张丽丽心情颇好,对梅骨说道:“祝贺你梅骨,你是最优秀的,陆景升配不上你。”

    月光修饰了张丽丽脸上的酒红,只为她大方的笑容镶上好看的银边。

    这句话压在张丽丽心中很久了,为了不影响梅骨参加市里赛课,她一直没讲。

    “谢谢师姐。”梅骨冲张丽丽笑笑,转身走入永和小区。

    小区里最角落的一间两层砖木结构的小楼房就是梅骨的家。

    相比小区里的其他小洋房,的确寒酸得多。

    梅骨刚从师范毕业,分配到永和村小学教书的时候,朱有明校长就是站在这栋小楼的门前,问梅骨愿不愿意当他小老婆的。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狗眼看人低的,总是以外在的物质条件,选择对待人的态度。

    梅骨站在门前,迟迟没有勇气叫门。

    她是出嫁的女儿,早没有拿娘家大屋钥匙的资格,她要进屋,只能喊卫七巧起来开门,而这个点,卫七巧应该早就睡下了,喊她起来,只怕又要有一番尖酸刻薄的言语。

    梅骨怕听。

    身后有脚步声,梅骨回头去,路灯下,一个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人影走过来。

    是蔡志云。

    蔡志云比梅骨大不了几岁,也算是一起在村里长大的。

    蔡志云父母脑袋瓜子活络,从前在村里开杂货铺,后来又跟着老王书记包工程,赚了不少钱,除了在永和村建别墅外,还在城里买了套房。

    蔡志云也在城里娶了老婆,生了孩子。

    梅骨刚考上师范的时候,梅骨的外公外婆就很想让梅骨与蔡家攀婚事,但蔡志云父母拒绝了。

    首要原因当然是梅骨家贫,孤儿寡母,没有资产,卫七巧的性格在村里又讨人厌,都说娶老婆要看丈母娘,卫七巧这样的丈母娘,是没有亲家会喜欢的。

    就算梅骨考上师范当了老师端了铁饭碗,但这样一位家境贫寒的体制内女老师,又能给男人们带来什么样的价值呢?

    比不得那些官家千金,能为男人们的仕途保驾护航,娶了她们,可以少奋斗二十年。

    何况,卫七巧还指望用这个女儿为儿子梅学文换取利益,别的不说,彩礼就要被卫七巧讹一大笔。

    同样的彩礼,官家千金们会回报多得多的嫁妆,而卫七巧回给陆家的是梅骨从小到大读的几本破书。

    蔡家嫌弃梅骨,卫七巧也看不上蔡志云。

    蔡志云也不过是一个靠读书,换取一份公职的男老师,比梅骨幸运的是,蔡家父母长袖善舞,结交的人面广,蔡志云可以分配在城里教书而已。

    这个“而已”也是梅骨无法企及的天花板。

    梅骨只能留在永和村教书。

    蔡志云平常都在城里,不知道怎么突然回永和村了。

    “我带老婆孩子回来看看家里老人。”蔡志云说。

    蔡志云的爷爷奶奶还住在村里。

    蔡志云说到老婆孩子的时候,浑然没了意气风发的神色,甚至带着些自卑。

    梅骨听卫七巧提过,蔡志云的头胎儿子是个自闭症,夫妻俩为了治疗儿子的病花了不少钱和心力,也不见好转。

    于是,又生了个二胎,已经七八个月了。

    “二胎不会,一生出来,我和我老婆就观察他,他很机灵,会跟我们互动,是个健康的。”蔡志云向梅骨强调。

    梅骨冲蔡志云笑笑:“你辛苦了。”

    “有什么办法,生了孩子就得负责,你呢,和景升有孩子了吗?孩子多大了?”

    “我们没有孩子。”

    结婚快三年,梅骨一直没有怀上孩子,也没有刻意避孕,就是没有怀上,陆景升对此意见很大,陆景瑟又常常在陆景升跟前说梅骨故意吃避孕药避孕,梅骨也懒得解释了。

    横竖,没怀上就对了。

    如今,她还打算和陆景升离婚,万幸没孩子。

    “你那么聪明,你的孩子一定很聪明。”蔡志云说。

    这时二楼阳台的门开了,卫七巧披着衣服走出走廊,看到梅骨和蔡志云在说话,就说道:“志云回来了?要不要进来喝口茶?”

    卫七巧热情下楼时,蔡志云已经走了。

    卫七巧看着蔡志云的背影,颇为得意,对梅骨说道:“你知道吗?以前他爸妈还嫌弃你,不想让你当他们蔡家儿媳妇,现在他妈妈有次回村里怎么对我说的,知道吗?”

    卫七巧笑出了声。

    “他妈妈对我说啊,如果当初娶的是你女儿就好了,我们家虽然没钱,但不会给他生出弱智来呀。”

    那个自闭症的娃儿,仿佛狠狠替卫七巧出了口恶气一般。

    “你不会和陆景升离婚,就去找蔡志云吧?”卫七巧脸上笑容突然收敛,警惕看梅骨。

    梅骨觉得无语:“妈,你在胡说什么?”

    梅骨说着,赶紧进门。

    卫七巧却追着她的屁股喊:“梅骨,你可不能犯糊涂,我早就和你说过,你应该嫁给市长,或者市/高官,总有市长或者书记离了婚的,或者死了老婆的能娶你……”

    http://www.cxbz958.cc/mingxingcun/431266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c。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