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长公主重生杀疯后成了京圈白月光 > 第22章 这个“时招”,定是被什么人假冒了

第22章 这个“时招”,定是被什么人假冒了

    时俊生才不会管李明昭对赵蕈的看法如何,眼下太子殿下亲临虞州,他当初为了讨好上峰做的那些破事,万一被捅出来了,那就是死路一条。

    无论如何,他都要做点事情转移太子殿下的注意力。

    想到这里,他压下对赵蕈的不耐烦,朝赵蕈开口,“你且过来,本官有事要吩咐你去办。”

    时俊生的语气温和,让人听不出他的真实情绪。

    赵蕈以为时俊生是打算给他机会重用他,恨不得身后刮起一阵飓风瞬间将他送到时俊生跟前才好。

    “大人请讲。”

    时俊生比赵蕈矮了半个头。

    赵蕈还十分体贴地微微屈腰,任由时俊生附嘴在他耳边耳语。

    一开始,他的嘴角还是上扬的,可随着时俊生在他耳边低语的时间越来越长,内容越来越离谱。

    他嘴角的笑容凝固了,眼底还闪过一抹惊惧迟疑。

    等到时俊生退开,他的惊惧还未散去,“大人...”

    时俊生对上他的表情,颔首,“此事若不办妥,后患无穷,本官现在能信的,就只有你了。”

    语气,是不容置喙。

    “可是,万一...”

    “放心,没有万一,这次事关重大,本官做了双重安排,你只管走出第一步,后面的事情,本官兜底。”

    时俊生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赵蕈深知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

    说句不好听的,贵人来,任他权势滔天,也只是来一时。

    可知州大人,如是不出意外,在虞州任职数十年也是有可能的。

    “既然大人信任,晚生自当竭尽全力配合大人。”

    时俊生很满意赵蕈的识趣,“你在时招那里拿走的钱银,说个数,本官这就让账房给你支取,当做是给你办事的酬劳,待事成之后,本官之前跟你提及的事情,同时生效。”

    同时生效?

    赵蕈本来还有些忐忑的目光顿时放起了光亮。

    那就是说,时招身死之时,就是他为官之日。

    “请大人放心,晚生自当不负大人厚望。”

    ...

    平静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

    也不知道是不是前几天李明昭的雷厉风行的缘故,还是因为下人忌惮她手上拿着身契以及前几天说出的“发卖”威胁。

    现在赵宅的人已经不敢在明面上对她做些什么。

    赵蕈不仅乖乖把之前从她嫁妆里拿走的钱银还给她,甚至还一改之前在她面前的趾高气昂,居然开始学着对她温柔小意起来。

    可这些事情,并不影响李明昭对赵蕈提出和离。

    就在今日上午,赵蕈再次邀约李明昭在府上池塘赏莲。

    小小的池塘边有一个小小的凉亭,凉亭内的石桌旁,李明昭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刚好你也要娶妻,我与你和离,倒也是成全了你跟你的相好。”

    “不,我不同意,娘子...”赵蕈红着眼眶,眼巴巴地看着李明昭。

    与之前那个恨不得掐死她的男人判若两人。

    平心而论,赵蕈的模样,在虞州这个远离帝京的小地方而言,确实算是眉清目秀。

    再加上他虽生长在乡下,可到底也算是读了几年书,身上总有那么几分书卷气,书生襦衫一穿,斯文败类的感觉瞬间出来。

    在虞州周围一众灰扑扑的百姓之中,也算是勉强能入眼的。

    起码对于李明昭来说,很勉强。

    “行了,戏太多就过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

    相比于赵蕈现在的唯唯诺诺,李明昭更喜欢他那个桀骜不驯的样子。

    “你是什么货色,难道你心里没点数?跟你提和离,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丝脸面,别给脸不要脸。”

    她浅浅抿了一口茶,一番话看似说得随意,但是任谁都不觉得她在开玩笑。

    更遑论她眼底那些快要溢出眼眶的嫌弃。

    赵蕈的后槽牙都要咬碎了,依然红着眼眶挂着温柔的笑看向李明昭,“娘子,我知道以前是我混账,但是我已经改过了...”

    “那你将柳雪柔送走。”粗工粗糙的厚釉瓷杯轻轻往石桌上一放,发出一声闷响。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

    好一会,赵蕈仿佛才像是找回自己的声音,一脸委屈地讷讷开口,“柔儿已经是我的人了,就这样将她送走,倒显得我有点不仁不义...”

    他的一番话出口,李明昭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仁义这东西,赵蕈有吗?

    实在是装不下去,李明昭借故发火。

    “行了,既然你这样难以割舍,那就好好跟她在一起。”

    说完,她衣袖一甩,利落离开,步履之迅速,压根不给赵蕈追上她的机会。

    这一次,赵蕈没有像前几天一样,李明昭发火就颠颠地追上李明昭。

    而是收起了脸上那副温柔神色。

    他的眼睛盯着李明昭离开的方向一动不动,脑子里却早已神游回几天前他跟时俊生道别的场景。

    时俊生当时对他说的话犹在耳边——“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本官不信短期之内一个人可以性情大变,你且去试探一番,若发现她的性子真的与你之前所听到的截然不同,定要迅速来报。”

    一连几日的伏低做小都换不来她的心软,此时此刻,赵蕈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时招”,定是被什么人假冒了。

    ...

    “小青,回头你让人把小凉亭内的那套茶具扔了。”

    李明昭跟赵蕈出去没多久又自行回来的情况,小青这几天早已见怪不怪。

    她吩咐完其中一个下人去拔掉西厢院前花圃的杂草以后又按照李明昭的吩咐前去小凉亭取走茶具,才走到李明昭身边。

    “小姐,既然不耐烦应付赵公子他们,咱们将他们赶走打发了就是,何必浪费自己的时间?”

    “他们走是迟早的事情,只是眼下时机未到。”

    这几天,她总是觉得有人在监视她。

    直觉告诉她,那个跟踪他的人跟小太子脱不了干系。

    所以当时小青都已经约好了让她跟辛婆子见面,李明昭还是推脱了过去,只让小青隔两三天去找辛婆子,佯装偶遇或者想要聊天,给她一些小糕点之类的,避免失联。

    可是...

    http://www.cxbz958.cc/changgongzhuzhongshengshafenghouchenglejingquanbaiyueguang/431118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c。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c